主页 > A生活妝 >英玛.褒曼诞辰一百週年:谈电影剧本与文学 >

英玛.褒曼诞辰一百週年:谈电影剧本与文学


2020-08-02

当我在1918年出生时,我的母亲患了西班牙流感。那时我的情况很坏,在医院里以预防个案的形式受洗的。一天,那位老的常住医生到访我们家,他看着我说:「他快要死于营养不良了。」我的外婆便把我带到她在达拉那(Dalarna)的避暑居所,在一路的火车上(那时就需要搭一整天),她餵我吃浸湿了水的海绵蛋糕。当我们到达时,我几乎已经死了,但外婆找到个乳母──一个和蔼可亲、留一头秀髮的邻村姑娘。我日渐好转,但还是经常呕吐,胃也持续的痛着。

──Bergman, The Magic Lantern: An Autobiography

瑞典电影大师英玛.褒曼(Ingmar Bergman)在自传《魔幻灯笼》(The Magic Lantern)以这段作为起首,说的正是距今一百年前,世界某一角落发生的事。贵为举足轻重的大师,他的电影我们好像都听熟能详,论他电影作品,以至其哲学的文章、书籍多不胜数,但论他文学观的读物好像不多。

褒曼谈电影剧本书写

在1960年的一篇文章里,褒曼大谈电影创作。在同年,他早期四部电影的剧本出版成书,那篇文章又成为了书的简介。文章由当时刚完成拍摄的《处女之泉》(The Virgin Spring)慢慢谈到了对电影剧本的见解。

为了拍摄《处女之泉》,褒曼又回到了充满童年回忆的达拉那,根据他的记述,一天在天寒地冻的早上準备拍摄,雪花零星的落下,就在大家都忙着準备的时候,一个人指着天大喊──一只鹤飞过一株杉树,然后是成群结队的。众人便放下手头的工作,走到山上,以求看到更清楚。褒曼便突然知道了为甚幺要选在瑞典拍摄。(Bergman,1960/1989,页13)

电影创作者是捕捉视觉的人,一个令人感动的画面,便引人顿足观看。但褒曼又说,电影是由一些迷糊的意象开始的:它们甚至可以是一小段的音乐,似是心灵中的思绪,非故事性的。(同上,页15) 褒曼说,当他决定把意念具象化时,便要想像如何把节奏、情绪、气氛、张力、甚至是气味等感觉,化成读得懂的电影剧本──他又补充:「这是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。」(同上,页16)甚至说,希望有某种能直接把他的视觉放到纸上的表示符号,(同上,页17)因为认为电影不在于只是娱乐自己,电影是需要被大众理解的。(同上,页18)

可是,世上没有这种接通心灵的东西。褒曼便总结:「因此剧本是电影非常不完美的技术性基础。」甚至把这个观点更推进一步,说:「还有一关于这连结的一重点我想要谈论:电影与文学无关,这两种艺术形式的特徵和实体往往处于冲突之中。」(同上,页17)

意大利思想家兼导演帕索里尼(Pier Paolo Pasolini)就曾经说过:在一方面,电影剧本以文字传递意义; 但在另一方面,它的结构本身是为另一种结构而生。(1986,页55)换句话说,在严格的意义下,电影剧本的创作意图是为了其后的电影,剧本是整件艺术品创作中段的产物;因此,我们需要不是完整、完成了的艺术品(更莫论是文学了)。

虽然褒曼的考量好像与帕索里尼不同,但当褒曼说电影与文学无关时,其实也假设了剧本只是为电影而生。不过,褒曼的思路还包含了一些深奥的哲学考量,就如他其后所说,文字的阅读是一种涉及心灵智性的活动,继而又转化为想像和情绪;而电影从根本上直接指引着感觉。(Bergman,1960/1989,页17)

在美学史上,类似的想法早被德国哲学家莱辛(Gotthold Lessing)提出。当时的讨论要旨在于指出绘画与诗的限制,解释这两种媒介在捕捉雕塑的艺术性时的无力感。(见1766/1968)后来,电影理论家把他的洞见引入电影媒介的讨论中。无可厚非,电影理论家普遍倾向把电影视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形式,他们当中有好些是像阿恩海姆(Rudolf Arnheim)和巴赞(André Bazin)等大师。

褒曼或许也带有某种对电影这个媒介的情意结,但他的考虑又远不至此。从他的说法看来,他是对两种艺术形式所展示的美感作出深思,又指出了文学的一些艺术特质。在这方面,他的见解跟好些美学家不谋而合……

褒曼所指的文学性

褒曼认为文学(或文字艺术)的本质在于其智性上的面向,当中的价值需要透过理解加以想像而获得。这种思想去追溯至十八世纪英国哲学家约瑟夫.艾迪生(Joseph Addison)的〈论想像的愉悦〉(Essay on the Pleasures of the Imagination)。当中的细节在这里难以絮说,但那种以心灵中的想像力为美学根据的思想影响了后来的埃德蒙.伯克(Edmund Burke)。

在伯克的美学体系中,其中一关注点也是文字的美感问题,而他的思想跟褒曼极为相似。他认为,我们在阅读文字时,那个阅读经验所为我们带来的感觉并不在我们脑中建构的图像;他又说,在他阅读时更多时候是完全看不到所谓的「心灵图像」,而即使他真的「看」到那图像,更多是因为尽力想像出来的。(Burke,1757/1998,页152)

到了现代,美学家还在为这个题目争论不休──例如,去年才过身的哲人彼得.基菲(Peter Kivy)就跟随了伯克的思路,提出「小说是一门非美感的艺术 (the novel is a non-aesthetic art)。」(2011,页37)当然,要为这个宣称辩护,涉及的问题不易解答。首先,文字是可以朗读的,朗读时甚至可以加上节奏,它跟音乐的差距又有多大呢?假如音乐能直接牵动我们的情绪,何以文字就不可以?

基菲当然意识到这点,他甚至用了半本书的篇幅去解释音乐跟文字的分别,把问题推进了烦琐的哲学论证中。其实,当褒曼断言电影跟文学无关后,他接着还说了:「音乐也是类似。我会说,没有任何艺术形式比音乐更像电影。他们都直接地牵动我们的情绪,而非透过智性。」(Bergman,1960/1989,页17) 这思路跟基菲不谋而合。

虽然褒曼明言电影不是文学,但无可否认地,他的电影也实在显得太智性、太哲学了,这会否又有点自打嘴巴呢?事实上,褒曼真的读过不少哲学书。他说他读过维根斯坦和拉康,只是没有受他们太大的启发;(1994,页10) 真正启发他的是芬兰哲学家艾劳.卡拉(Eino Kaila)──「就哲学而言,有一本影响我很深的书:艾劳.卡拉的《人格心理学》。根据他的论旨,人严格的按需求而活。需求有负面的,也有正面的。这个论旨可谓惊天动地,但却又非常正确。」(Bergman,1970,页12)

要回应这种疑问,关键可能是他其后的几句补充──「我们应当避免把书製作成电影。文学作品非理性的面向〔……〕往往是不能转化为视觉言辞的。」(1960/1989,页18)文学欣赏除了是靠智性的想像,原来还包括了非理性的部分。褒曼之所以会如此认为,其一是他假设了镜头影像的理性成份。褒曼是非常重视他与观众的互动,他不多不少认为电影需要考虑观众能否得到共鸣。(同上)

但对于文学,他彷彿持有更开放的态度,当他说文学中非理性的部分,其实还预设了想像的重要。也就是说,电影即使也能具有极为智性的一面,它只要求观众投入其设定的处境当中,并不依赖观众的想像力。而文学则是一种靠想像获得快感的艺术形式。

参考书目

Bergman, I. (1970). Wild Strawberries: A Film by Ingmar Bergman. London: Lorrimer.

── (1989). Four Screenplays of Ingmar Bergman. New York: Simon and Schuster.

── (1994). Images: My Life in Film. New York: Arcade Publishing.

── (2007). The Magic Lantern: An Autobiography. Chicago: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.

Burke, E. (1998). A Philosophical Enquiry into the Origin of our Ideas of the Sublime and the Beautiful. A. Phillips (ed.), 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. (Original work published 1757)

Kivy, P. (2011). Once-Told Tales: An Essay in Literary Aesthetics. Chichester, West Sussex: Wiley-Blackwell.

Lessing, G. (1968). Laocoön: An Essay upon the Limits of Painting and Poetry. New York: Noonday Press.

Pasolini, P. P. (1986). The Screenplay As A “Structure That Wants To Be Another Structure”.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emiotics, 4(1), 53-72.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推荐
2020-07-27
小苏打加白醋混合使用,竟然还有这幺神奇的作用,家家户户用得到太实用了!準备小半杯苏打,再来半杯白醋,
2020-07-27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今天小编要为大家介绍一个道家的小方子,这个小食方是已故的南怀瑾
2020-07-27
生活是一门学问,善于利用会让你的生活充满乐趣。比如牙膏,它除了刷牙以外,在生活上其他方面用处大得很吶
2020-07-27
来到了不爱在户外逗留的冬季,一整天缺乏活动,又因为低气温而让血管收缩,虚寒更加严重,如果放着不管的话
2020-07-27
睡前五分钟的生长板按摩 生长板按摩不仅可以帮助孩子长高,亦能透过肢体上的接触,达到安定情绪的效果
2020-07-27
   一、睡前泡脚 脚是人体中离心脏最远的部位,对血液迴流影响很大。睡前用热水泡泡脚,既解乏,又利于
随机文章
2020-06-07
喺五月嘅Google 开发者大会,已经公布推出Google Photos,好多人由果排开始已经猜测G
2020-06-07
2014 年 4 月,Google+ 的负责人 Vic Gundotra 离职后,Google 取消
2020-06-07
去年 Google 旗下的社群平台因为一起严重的资安事件,导致 5,250 名用户资料遭外流,决定在
2020-06-07
Google 今(29)日宣布 Google+计画正式上线,开启网路分享模式新思维、给予使用者有别以
2020-06-07
母亲节礼物随看随买 宠爱妈咪不用等Google 今 (6) 日在台率先推出全球首次 Google+「
2020-06-07
Google 施密特在英国爱丁堡国际电视节上被问到有关于 Google+ 实名政策所引发的争议时表示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会员登入|最新热点新闻|网站地图 sunbet手机代理登入口 申博360网址